第17章 意外发现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韩老三寒毛倒竖,大晚上的这是撞邪了啊。

    山精野怪.魑魅魍魉全都骂了一遍,满天神佛求了一圈,韩老三紧紧盯着人影,敌不动我不动。

    风从他们之间吹过,及膝高的野草倒伏一片,韩老三被半颗不知哪来的尘土糊了眼,两眼皮一碰再睁开,脑子瞬间就炸了下,刚刚离他还有百来米远的人影突然就近了一半距离!

    他心中一声艹,大叫:“老子全身胆,你能把我怎的!”

    “老子能艹你。”人影飘忽地回答,竟不再是单纯的模仿,有了自己的一丝气儿!

    遮着月的云往旁边移了几寸,泄露的几丝冷光落到人影身上,线缝的笑容诡异。

    韩老三瞳孔一缩,嘴唇哆嗦了两下,正是这一愣神,那诡异的笑容突然就凑到了他眼前,凝了冷霜的草茬戳到他脸上,一身热血仿若被抽走,只剩下无边的空虚冰冷...

    “韩照!你干嘛呢!撒个尿要那么久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洪钟般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,宛如平地一声雷惊散了魍魉。

    韩老三摸了把脸,铁骨铮铮的汉子看见亲人似的猛一把抱住副尉,终于将惊惧外露,“老大,有鬼有鬼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胡话!”副尉黑着脸,一掌将他拍到一边,“全舍不熄灯就等你一个人,你还有没有纪律!”

    韩老三递上右脸,“妈耶,你再打我一下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副尉怒,“卧槽,你小子还敢挑衅了是不是?!”

    韩老三看着副尉发怒,高兴得原地蹦圈,“老子没死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在副尉脚踹过来时,刹那变了严肃脸,立正,沉重道:“我刚才遇到了一件异常事,恐大宅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他强调:“这件事一定要立刻让殿下知晓。”

    副尉见他模样认真,心中警惕起来,现在是非常时期,草木皆兵,当下也不迟疑,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离此不足五十里远的地方,一小堆篝火的光映着破幡。

    幡下,黄大仙跌加而坐,两手掐诀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李三在旁等得心焦,好不容易见他收势,忙问:“怎么样了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尚可。”黄大仙接过李三递来的酒,仰头灌一口,灼烧了五脏六腑,“痛快!”

    黄大仙又喝了一口,话也变得多了起来,“这第一吓已经完成,够他们惶恐的了!”

    李三道:“老哥,我们可不是要吓跑他们,我们是要做生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知道,你看着吧,依这群人的作为,只那么一吓是不会跑的。”

    黄大仙眯着眼,脸上多了几分红润,“现在只是给他们敲下警钟,等明晚我将那道士赶走,事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抢生意的赶走,可不就成了嘛,”李三大笑,笑了一会儿又犹豫道:“老哥,如果那道士如你一样,有点真本事在,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呔,你以为本事谁都能学的,我在山里给师傅当牛做马三十年才精通测运算卦,又二十年才学会皮毛法术。”

    话是那么说,但黄大仙并未掉以轻心,早前他去大宅附近查探,发现正门上挂着八卦镜,以弱反弓之力,由此看来,那道人是懂点风水之术的,就是不知深浅。

    恰时吹来一阵雨,淅淅沥沥渐盛,黄大仙熄了篝火,道:“等我养好精神,明天定一结果。”

    这雨越下越大,滚落屋檐砸在地上,溅起泥水。湛长风望着窗外雨幕,神色不显,“小人作祟,近日都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是说背后有人捣乱?”副尉道:“依韩照所言,像极了魑魅魍魉作祟,若不是,那背后之人八成身怀异术,只怕防不胜防,为了您的安全,小臣恳请殿下移居他处,等查明事情真相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哪来的安全地方,”湛长风问零肆:“零叄那边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传来消息,已有五人接受任务。”零肆禀道:“此五人虽没有降妖除魔开天眼的本事,却各有特异,其中一人最符殿下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湛长风回头看他,“还真碰到炼气士了么,那人有何本领,又想要什么报酬。”

    零叄联系的人都是要跟她去寻找龙甲神章的,一般人受了钱财也就罢了,而身怀异术的炼气士,要的不一定是财物。

    零肆如实道:“此人并没有答应零叄的要求,目前零叄正尝试说服他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随缘罢。”湛长风垂手而立,漠然道,“叫那四人五日内到大宅集合,巧的话正好一起探探这里的异常。”

    姜微不像副尉,他对于劝湛长风离开宅子的事已经基本放弃了,只道,“适才殿下说有小人作祟,不如交由臣去查探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人是鬼,这里最值得针对的就是除鬼的我和腰缠万贯的你,你有空去城中转几圈,说不定会遇见有趣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遵命。”姜微暗想,殿下穿了这身道士袍后,怎么说话也变得神神叨叨了。

    那么一折腾,后半夜就过去了,侍卫们踏着未干的地,将大宅内外重新检查了一遍,结果这一查,还真就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快快,拿块抹布来。”一人吹开积尘,用半湿的抹布小心擦拭手中之物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里还有。”另几人在废墟堆里翻找着,一片片递出来。

    此物金灿灿,一共有九片,面上脉络起伏,拼凑起来像是一幅地图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耽搁,很快将清理如新的金叶子呈到湛长风面前。

    湛长风将金叶子放案上摆好。

    她对殷朝的这片山河了如指掌,一眼便看出这是一幅极其精确的地形图,范围之广,覆盖了整个神州大地。

    只是...

    湛长风的手指沿着山脉水线上一一划过,不由惊然,这上面居然有她从未知晓的地点。

    这些地点从未有人知晓,亦无人踏足,却在金叶子上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你们从哪里找来的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,约莫是昨夜大雨,冲塌了西厢房的院墙,将此物显露了出来,叫我们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完善的地形图,连易家都没有,这老宅有故事啊。

    湛长风吩咐道:“去查州志,去问老人,我要知道这座宅子里究竟由何人来建造,又住过哪些人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