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栽赃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瑁几次上书请见李云秋都被驳回,这让他产生了些许不安,难不成皇宫里发生了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李云秋又不是皇帝妃子,宫心计还祸害不到她头上,唯一的可能就是跟太子和重华有关。

    这几日依旧是太子上朝处理政务,如此说来,是重华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李瑁眼底晦涩不明,在宫门口站了许久,一甩袖子上马,“去右丞相府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合上奏章抬眼看向老皇帝,“皇祖父,您先去休息罢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坐在高位上,穿着帝服的身子有些伛偻,眼下青黑,他的身体是越来越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接过内侍手中的药碗,饮尽,“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面对湛长风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她是男子该多好,他会毫不犹豫帮她铲除李重华,让她坐稳皇位,可惜...

    老皇帝捂着心头,一阵阵绞痛泛上来,脸色苍白了一分,“孤先回去休息,你且看着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搭着内侍的手臂,没走两步,满口腥甜。

    鲜血溢出嘴唇,众人慌乱。

    湛长风惊诧起身,一把擒住他的手腕,以真气为他梳理经脉,“祖父,您坚持住,还不快宣太医!”

    “启禀殿下,陛下积劳过度,心绞痛.哮喘多病加身,恐怕恐怕...”几名太医伏在地上不敢抬头,只是语中的悲切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让沈玉书.凌晟.魏良志.李瑁过来,孤.孤有事要交代。”龙床上的老皇帝自感时日无多,准备交代后事,而这四个人,无疑是他选中的辅臣。

    左右丞相.太师.安国公。

    只是安国公原在老皇帝的削势列表里,这会儿,竟将他选入了辅臣之中。

    不知是看在他和太子的甥舅关系上还是因为李重华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召他们入宫。”湛长风吩咐了一句,走到龙床边,撇过沾满了血的帕子,略觉不对,这血的味道怎有一种恶臭。

    “湛...”老皇帝气若游丝,紧紧抓着她的手,“孤将天子剑给你,今后你就是殷朝的皇帝,先不要轻举妄动,也不要分散兵权,韬光养晦,培养自己的班底,咳...”

    老皇帝又吐出一口血,这口血中掺着黑血丝。

    湛长风眼神骤变,“来人,将这几个太医拿下!”

    “谁给你们的胆子,竟向皇祖父下毒!”她凌厉的目光钉在这几人身上,震怒异常。

    平日防来防去,却防不到太医下毒,简直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“冤枉啊殿下,微臣的忠心日月可鉴!”

    “陛下并无中毒,只是积劳成疾,求殿下明鉴!”

    湛长风语气冰冷,“将他们押下去,孤要知道是谁在主使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殿下!”一个发福的太医突然挣开侍卫,爬到湛长风脚下,“殿下您不能过河拆桥啊,这可都是您吩咐小臣的!”

    老皇帝又吐出一口血,眼中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湛长风气极,“你在说什么鬼话,别以为颠倒是非就能蒙混过关。”

    “将他拉下去!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恰此时,右丞凌晟.安国公李瑁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皇宫到他们府上至少也得半柱香,没道理来得那么快,但是现在除了湛长风,谁都无暇关注这点。

    凌晟面上凝重,“太子是心虚么,若不心虚,怎么不让他将话说完!”

    话音间仿佛已经认定她就是指使太医下毒的人。

    “给皇祖父下毒,于孤有什么好处。”湛长风冷笑,“二位来得如此及时,莫不是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休要冤枉人,我凌晟问心无愧,有愧的人才乱咬人。”

    那太医无缝衔接,“太子,是您在一年前吩咐小臣在陛下的药膳中下毒的,要让陛下积毒病亡!”

    “快来人,太子谋害陛下,意图篡位!”也不知道是谁先喊的,殿内外一片兵荒马乱。

    侍卫中突然有人拔刀向同僚,禁卫军中亦有刀剑相向。

    时不时传来兵戈交接声,教湛长风意识到这一场预谋已久的局要将她和皇帝双杀。

    “好,好得很。”湛长风退后一步,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一条血痕出现在凌晟的脖子上,他还没反应过来,视线便开始下坠。

    李瑁神色一紧,锵~

    两把匕首相抵。

    这一直如个文弱书生般的安国公竟是武学高手,和暗卫零叄斗在一起,不弱下风。

    “易湛谋害陛下,残害忠良,不仁不孝不悌,怎堪为帝!”李瑁用了内力,这句话如洪钟般荡开去,连宫门口的守卫都能耳闻。

    将将踏进宫门的太师.左丞大惊,“这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早有等候的士兵惊慌地冲出来,“两位大人,快去请皇城驻军救驾,太子逼宫,陛下危在旦夕!”

    “这是凌大人拼死递出来的虎符。”他将半片沾血的虎符送到左丞面前,眼神急切。

    皇城驻军直接听令于天子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天子不能及时征召,便制虎符,一分为二,由左右丞保管,危急时刻,合二为一如天子亲临。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左丞.太师面有犹疑。

    “太子不会做这种事的,这之中...”太师一句话还没说完,右侧冲出来一群禁卫军。

    “太子有令,关宫门,别让他们逃了!”

    宫门守卫果然关起了门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左丞.太师意识到不好,哪有空去细想,慌不迭地朝宫外逃去。

    不管皇宫里发生了什么,救驾总没错的。

    左丞驾着马车急忙向皇城外奔去,而太师召集起文臣武将向皇宫挺进。

    剑出鞘,湛长风凝声道:“凌晟.李瑁,意图谋反,国家危难,众将士随我杀!”

    李瑁祖上有李家军,这李家军虽被一层层削弱分散,却还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禁卫军和皇城驻军中就有李家曾经的门徒和部下,李瑁筹划多年,终于在此时露出了獠牙。

    一半禁卫军的反水让皇宫陷入内乱,但是湛长风身边暗卫环绕,军士守护,想攻克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李瑁心中焦灼,虽然已经造出了太子的罪名,也即将要引皇城驻军入宫,但是难保中间不出什么差池,给她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湛长风剑上都是血,这是她第一次亲手杀人,也是她第一次杀那么多人。

    浓重的血腥味几乎让她作呕。

    然她面上依旧无甚表情,冷漠得从容。

    湛长风这方将李瑁逼出了路门,两方人马就此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甩去剑上血水,湛长风踏进养心殿,到老皇帝面前,“祖父,我不会让您死的。”

    她从袖子里拿出一瓷瓶,“这是师傅给的丹药,据说能解百毒,我这就给您服下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攥着她的手腕,喘着粗气,眼神锐利,“是不是你!”

    他中毒,她那么巧,就有解药?

    湛长风眼微阖,“您就是这样想我的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