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变数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翌日,早朝之后。

    湛长风难得沐休,没有随老皇帝去经纶殿。

    两侧高墙劈出一线天,甬道冗长仿佛没有起点和尽头。

    两座软轿相向而来。

    湛长风摩挲着大拇指上的墨玉扳指,眼眸微垂,“停”。

    这边一停下,那头也不得不停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,是夫人的轿子。”

    “孤知道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走下轿子,洁白的雪从高空坠落,附在龙爪金冠上,附在削瘦的肩头。

    一片附在鸦羽似的睫毛上,几欲成水落。

    “儿臣向母妃问安。”

    幔帐后久无人应声,最后才传来淡淡一声“嗯”。

    湛长风好似只为了问安而已,得到应声便退在一旁,让李云秋的软轿先行通过。

    “殿下,”总管给她撑开一把伞,“咱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看着这高墙深巷,眼中暗光沉浮,“孤从这里长大,倒是不曾仔细认识它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陪孤看看这皇宫。”

    她不坐软轿,在风雪中踽踽而行,穿过阁楼殿宇,路过水榭亭台,一丝怅然萦绕不散,“约莫是我亲缘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总管心头一跳,“殿下切莫妄自菲薄,陛下和夫人最在意的人就是您。”

    经纶殿

    李云秋跪在地上,“事情便是如此,隐瞒重华存在,调换湛之身份,欺骗陛下,皆我主使,但凭陛下惩处,还请陛下纠正过错,让二人各归其位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神色莫测,良久无语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知道此事?”

    李云秋不敢隐瞒,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唯臣妾和王梁(总管)。”

    “各归其位...”老皇帝闭上了眼睛,声音干涩异常,跟刀子划过铁器似的,“为何不早些说出来?”

    “重华先前身子骨太弱了,恐他无法久活,幸而天公垂怜,使他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你来说,湛儿该如何。”老皇帝话音沉重,一字一句叩在空旷的殿堂里,“身子骨弱,是你隐瞒的理由么,既然弱,为什么不让他弱下去!”

    李云秋怔然,一年两年三年,她每次都能从李瑁口中,知道这个养在外边的儿子如何在鬼门关上徘徊,她本就对儿子心怀愧疚,怎能让他再卷入朝堂斗争,只想他能活久一点,顺遂一些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随着湛长风的长大,她怕她的女子身份无法隐瞒,怕她不能传宗接代,怕她活得痛苦,怕她站得高摔得狠。

    然随着李重华的康复,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“重华终究是易家唯一男丁,为您分忧是他的责任和义务。”李云秋顿了顿,希冀而恳求,“若可以,望陛下能恢复湛的女儿身份,臣妾只愿她寻一良人,一生安乐。”

    红梅啼血,白花素净,湛长风折下两枝,嘴角微挑,笑得坦荡又冷酷,“总说这皇宫埋葬了多少人的岁月,困守了多少有情之心,但于孤而言,它是孤的幸运,是孤睥睨天下的基座,它让孤从一开始就站在了制高点,愈加接近真实。”

    “孤能立于此方文明的顶端,清晰地看待历史潮流.时代起落,但是也越觉自己的渺小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眼中有璀璨星光,笃定而执拗,“还不够,王梁,还不够,孤要的不止这些,孤要更多。”

    老总管不懂她的野心,但由衷认为只有最美的事物.最强的权柄.最厉害的剑才配得上她。

    但是湛长风接下来的话让老总管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母亲以为告诉皇祖父我的真实性别,就能帮李重华拿回太子之位。”笑声从胸腔到喉间,低低溢出,“她对权力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老总管吓得跪在石子路上,湿凉浸透双膝无暇顾及,“殿下是否误会了什么,李公子他他怎么会和您争太子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忠心,到现在还护着她。”湛长风把玩着手中的红白梅花,幽然一叹,“我又不会伤害她,她是我的母亲啊。”

    这皇宫里一半是她的人,若她真心要阻拦,李云秋到不了经纶殿。

    不过让皇祖父知道真相也好,省得她今后找借口欺瞒。

    老总管战战兢兢,观她神情,那一丝畅快不作假,分明是足够毁灭前途的事,却好似让她挣脱了某种束缚,连时时压抑的郁色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一仆不侍二主,老总管原是李云秋的人,就算是现在也会帮着她做些事,犯了大忌。

    然他等了半响,也没听湛长风要处罚自己,哆嗦地撑起身子,躬身跟在她身后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日子寻常得没有波澜,唯一的改变就是李云秋被暗地里软禁了,李重华也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湛长风从总管手中接过纸条时,总管红着眼眶在地上磕头,“老奴求您去见夫人一面。”

    手一扬,纸条被内力绞成碎屑,“尚衣监缺人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总管伏地而泣,“谢殿下恩泽。”

    永秀宫门锁紧闭,只见守卫,不见侍从。

    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寝宫里一片昏暗,仿佛垂暮老人的住处,暮年之味甚浓。

    妆容精致的夫人安坐在榻上,似与往常无异,身子却是清减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使了什么手段,将重华怎么样了。”不是质问,然而神色间的冷漠抗拒好像在看仇人。

    若寻常孩子被亲生母亲如此对待,早该怀疑人生.痛彻心扉了。

    但好在湛长风身于帝王家,帝王家最不需要的就是多余又没有意义的感情。

    湛长风垂手而立,“这话你该去问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给你分析么,母亲。”她不远不近地看着她,漠然道,“易湛是太子,是未来皇帝,乃大臣百姓心中不争的事实,不客气地说,在皇祖父第一次抱着我上朝时,我就已经是殷朝的象征了,陡然就要将我拉下来,换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皇孙,你看这天下人接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正值动荡,皇祖父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李云秋动了动嘴唇,“太子之位本该是重华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,母亲。”湛长风觑着她,“哪来的该不该,只有能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皇祖父只是要一位皇孙么,他要的是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你能是皇帝?”李云秋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女儿,于是此刻震惊非常,“你想当皇帝!”

    “我如何不想,我从出生就在为此做准备,若我不想,这皇宫关不住我。”湛长风有这个底气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重华才是该当皇帝的人。”李云秋皱眉,“你们将他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么,皇祖父要的是皇帝,与性别无关,如此便有两种选择,一,我继续当我的皇太子,然后成为皇帝,不过我这一生会娶妻,却不会有子,但这不要紧,您的重华会成为皇室的生育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二呢,”湛长风微笑,“皇祖父将他保护了起来,尽心教他各种帝王本事,只等他学有所成后,出来将我除掉,毕竟能将我当作磨刀石的人,离合格的皇帝已经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哪种情况,现在的太子,只能是我。”

    李云秋被这种血淋淋的剖析噎得哑口无言,心中一片凄冷,“你心里那么清楚,为什么还要搅在这浑水里,你到底图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,母亲,这是情势所致,无法避免。”湛长风语调沉沉,“但亦是我所愿。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么,母亲,我的东西,从来只有我舍弃,没有被人抢走的,何况我的自由与追求都基于现在的地位,您让我怎么放手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道:“倘有一天,谁试图阻挠孤的理想,黄泉碧落,孤定要那人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,你该庆幸,孤还是太子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