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惊闻

作者: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永秀宫

    李云秋想要李重华与她住一道,本于理不合,但是湛长风怜母亲身边无人,便帮着上书请求,权当作尽孝道。

    李重华回到永秀宫就是一副奄奄模样,全无平日里的活泼开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云秋轻声问。

    李重华对姑姑有一分天然的亲近,就有些委屈地道:“我觉得我很笨。”

    他在李家一向是被宠着的,加之小小年纪学诗读策有模有样,无疑是同龄人中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宫里就不一样了,说好的有吃有玩呢。

    好吃好玩的没有,他面对的只有一位万万人之上,一人之下的太子爷。

    这个太子也不需要他陪吃陪玩,太子的日程安排是精确到刻度的,没那个闲功夫。

    太子读的是治世之策,学的是兵法阵道,高深得连七老八十的大家都没敢说精通。他一个只有粗浅文化的小孩怎么可能听懂。

    也好在他仅是个伴读,只要侍立在侧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这样更伤自尊。

    李云秋执起瓷白的茶壶,倒了一盅茶,心中亦是无奈,那个女儿优秀得连文武大臣都要感叹数十年白活,何况是一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看着李重华萎靡的小模样,她道:“你很聪慧,若用心学,定能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李重华的眼睛亮了几分,脸颊上染了几分薄红,撒娇道,“姑姑,你认为我可以?”

    “勤能补拙,你并不笨。”

    李重华的情绪来得快,去得快,没一会儿就喜笑颜开,真真一孩子。李云秋都被他的赤子之心软化了。

    那厢湛长风休憩了片刻,复又沉浸在繁重的课业里。

    宫人进来挑了几次灯花,总管见月已中天,不免替她累得慌,“殿下,早些就寝罢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湛长风白天在老皇帝的指导下批阅新送来的奏折,晚上则拿往年的奏折独自练习。

    她时不时用笔沾了朱砂,在奏章空白之处写下她的看法和处理意见,偶尔遇到难以落笔的事件,眉间便多了一竖。

    八角宫灯长亮,光里是她严肃认真的模样。

    总管揉了揉昏花的眼,似乎看到一名龙章凤姿的俊美青年坐在案后阅览家国大事,像极了多年以后的她。

    忽然间鼻头酸涩。唉……

    及三更,湛长风躺下,五更天又起,准备上早朝。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    玄色冕服加身,龙爪金冠扣发,她立在龙椅旁,已然有了不怒自威的气势,也愈来愈坦然地接受百官朝拜。

    老皇帝咳了两声,“孤今日不舒服,有什么事跟太子禀报罢。”

    他那么来一句,不仅仅是百官意外,湛长风也没准备,有点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老皇帝安坐在龙椅上,浑然一副从旁听政的态度,将权力都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哪处暴动,哪处水患,哪处缺银,轮到自己真正做决断时,没有旁听那么理所当然,因为你得面对他们互相推诿的作态,考虑错综复杂的利益问题,还得分清谁谁能任用。

    湛长风面上无甚表情,内里已经从紧张顺利过渡到暴怒,一帮废物!

    真想将这些尸餐素位的东西拖出去砍了。

    近巳时下朝,这个时辰,皇帝要去经纶殿处理政务,湛长风要去经纶殿的偏殿听课,祖孙便一同去。

    老皇帝宽慰道:“孙儿,你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不错,其实老皇帝十分满意她的能力,颇有种死而无憾的畅快。

    “孙儿不认为如此。”湛长风对于今天朝上的情形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老皇帝也是这样走过来的,自然知道她在郁闷什么。

    首次作为决策者,肯定会体验到计划和现实的落差。

    老皇帝指点道:“就拿渠县暴动这事来说吧,你欲先取县兵镇压,然后令近旁的幽州驻军支援,这个流程本身并无瑕疵,但是,你忽略了县兵的防御力量,也没想到幽州驻军会因缺少粮草而推脱。”

    “原是一件暴动的事,却又牵扯出县兵的素质问题和驻军的军饷问题,这也是要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又给予肯定,“你的反应很快,顺势用这两个问题诘问兵部,让兵部心虚,接下来再叫他们发军饷,反对的声音就小了,幽州驻军也没有了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皇祖父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太清殿外,李重华站在总管旁边,身后是太子的护卫侍从,看见殷朝最尊贵的两人联袂走来,忍不住向总管旁边躲了躲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总管不着痕迹地拍了他一下,率领护卫侍从朝两人叩拜,然后与皇帝的侍从汇成一路,跟在主子后面。

    李重华见太子没有理会他,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你得知道早起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,李重华懒床一时爽,等急赶慢赶还是没顶上太子的早朝时辰,才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心里觉得委屈,他又不能进太清殿,为什么还要依着太子的日程早起陪同。

    等老皇帝进了经纶殿,湛长风慢下一步,转身看向李重华,“今后你上午不用过来了,午膳后再来。”

    李重华触到她淡漠的目光,心中忽然起了恐慌,他他他是不是做错什么被嫌弃了。

    “殿...”

    湛长风只是通知一声,李重华刚吐了一字,已经没她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李重华被拦在了经纶殿外,他忽然想到,太子是未来的皇帝。

    什么是皇帝,杀人不眨眼啊。

    李重华的脑子里被各种类似“君要臣死不得不死”.“伴君如伴虎”.“伏尸百万”的险恶词汇塞满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走一边掉眼泪,抽咽着进了永秀宫,正赶上安国公李瑁下朝来与妹妹叙话。

    李瑁被泣声打断,抬头一惊。

    “重儿,你怎么了?”李瑁连忙抱起李重华,满脸担忧,“是不是被人欺负了?”

    李重华看见自己的爹,便大哭,“太子不要我伴读了。”

    再问也不说。

    李瑁安慰他了一下,让宫人带他下去洗脸,李云秋在旁看着,不出声也不阻止,只是神情暗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到底是如何想的?”

    李云秋一个眼神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,摒退宫人之后,才道:“我有我的考虑,你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李瑁却好像听不懂暗示,跟这个问题执著上了,大声道,“重华也是你的儿子,我原以为你是要他认祖归宗,却让他去当伴读看人脸色,他怎么也是陛下的孙子啊!”

    恍如惊天霹雳,觉得自己可能小题大做,所以半路返回想跟父亲姑姑解释清楚的李重华当场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爹,姑姑,你们再说什么啊?”李重华张了张嘴,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带着他的两个宫人更是惊恐地发抖,这这,天呐,她们是不是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?!

    李瑁搂住呆愣愣的李重华,不赞同地看着李云秋,“你要瞒到什么时候,如果你不想他恢复身份,那为什么还要让他进宫!”

    李重华的眼珠子动了动,有些无所适从,有些迷茫恐惧,“爹,你在说什么,我是你的儿子啊,我是李重华啊。”

    他紧紧捉着李瑁的衣袖,脑子一片空白,李家诸人的脸庞在眼前闪现,恍惚间又出现一座雄伟的大殿,还有那两个老少有差却同样尊贵的人...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